2019汽車藍皮書論壇告訴你什么是這個時代需要的勇氣

2019-05-13 16:38:41 資訊 0 FavoriteLoading收藏

日前,以“勇氣”為主題的2019第十一屆中國汽車藍皮書論壇在北京開幕。

相比近幾年的中國汽車藍皮書論壇主題,2018年的“夢想與焦慮”、2017年的“升極”、2016年的“下一步”、2015年的“汽車四化”、2014年的“重構”,“勇氣”多了一絲復雜色彩,悲觀中有樂觀,樂觀中有理性。

這與中國汽車行業當前的狀態吻合,連續增長了一代人的時間后的下挫是暫時的波折還是永久的拐點?長久未見的下滑遇到百年未遇的長夜變革疊加,如何認識這種復雜局面?

厘清認知、尋找方向正是一個行業論壇的價值所在,共識與分歧同樣重要。

第一天的演講與圓桌討論中就多次體現,有人認為“市場可能不再增長,而且恐怕也很難再增長”,也有“現在是大好機會,不是談如何生存,是談如何抓住歷史機遇來發展的問題”的觀點。

中國汽車藍皮書論壇主席、汽車商業評論總編輯、汽場汽車APP聯合創始人賈可:

2010年,中國汽車產銷量均超過1800萬輛,北京當年底開始限號,汽車商業評論在2011年1月做了一期封面故事,題目就是《問頂》,問中國汽車市場的最高點在哪里?

那年最樂觀的估計是7500萬輛,達到年份是2030年;最悲觀的估計是2500萬輛,達到年份是2020年。

現在基本可以確定的是,經過27年的迅猛爬坡,中國汽車市場,2017年達到了銷量頂峰,大約2888萬輛,雖然還是雄霸世界第一市場的位置,但終究沒有越過3000萬輛的高峰。

為什么我們現在需要勇氣?因為市場可能不再增長,而且恐怕也很難再增長。

福特汽車集團副總裁、福特中國總裁兼首席執行官陳安寧:

今年,中國汽車商業評論藍皮書論壇的主題是“勇氣”。今天的汽車市場和行業,國內外風云多變,不論是新勢力還是“老”勢力,都確實需要勇氣。包括我自己,一直有許多關心我的朋友問:“為什么在目前選擇回歸福特?”

亨利·福特曾說,“自由出行推動人類進步”。100多年后的今天,科技已讓許多不可能成為可能,但人類追求更自由更安全的出行方式這一基本愿望從未改變。

中國汽車產業來到了向智能出行轉型的關鍵階段,如何適應新潮流、選對發展方向,成為前所未有的挑戰。福特中國繼承了品牌百年來的勇氣與信念,提出了“更福特,更中國”的指導思想,引導公司在中國的轉型,不僅致力于自身的發展,也更關注中國汽車產業的未來之路。

北汽集團黨委常委、副總經理蔣自力:

世界汽車行業的深刻變革正在愈演愈烈,中國汽車產業也在多重因素疊加下,迎來發展的拐點時刻,并呈現出四個方面的特征:一是產業環境不斷更新,二是汽車四化不斷加速,三是消費理念不斷成熟,四是競爭態勢不斷加劇。

中國汽車產業正在進入一個嶄新的發展階段; 某種意義上,中國汽車品牌與國外品牌新一輪競爭也正在拉開帷幕。隨著這一輪產業變革調整、“四化”應用升級,整體汽車市場在這兩三年“盤整期”后,還將存在一定的增長空間,突破3000萬輛是沒有問題的,至于能到3500萬輛還是4200萬輛,現在還看不太清楚。

清華大學汽車產業與技術戰略研究院院長、世界汽車工程師學會聯合會主席趙福全:

油耗法規加嚴和雙積分比例提高是影響汽車動力發展的核心要素,沒有之一。

內燃機絕對不能孤軍奮戰,一定要結合電動化,除非修改百公里油耗4升的法規。

如果在座的搞電動車的不從充電難角度思考,不考慮消費者真正的痛點,你不配做一個企業家。

OEM做出行,說溫柔點叫挺難,說得叫人睡不著覺一點叫沒戲。

華人運通董事長、CEO丁磊:

我們覺得勇氣不是毅力,不是執著去解決困難,勇氣更多是一種戰略判斷,所以往往有很多無知而無畏,還有一種有知而有畏,最難的是有知而無畏。

未來的增長我認為有幾個方面:一個方面,整個車輛跟整個人類的出行結合在一起,是一個系統的解決方案,而不是一個車的解決方案。人類的空間會越走越大,他到的地方會越來越多,所以車輛從絕對數來看會進一步增長。還有一個方面的情況就是二手車,中國的二手車實際上這個市場還不成熟,如果成熟的話,對新車的沖擊也會很大。

現在是大好機會,不是談如何生存,是談如何抓住歷史機遇來發展的問題。被悲觀情緒所影響的企業,是在過去那個維度上考慮問題。如果你從“四化”的角度、從“三智”角度考慮,機會多得去了。所以今天的論壇不是大家面臨過冬嚴峻考驗的氛圍,而是把原來的跑道打破,從更多的維度來看系統的解決問題。

長安汽車副總裁葉沛:

我認為我們需要面對的當前變局或者是一些困境,就來源于一些東西在改變,哪些東西在改變呢?

第一個,增長存量之中的變量越來越多。受內外經濟整體雙重壓力下,我們的增量放緩了,低增或微增,但是這個中間變量可能沒有消停,不斷的在變化。消費者產品形態的變化、價值訴求的變化、新能源、智能網聯一系列的技術特征的變化,這個中間我們存量中間有變量,給我們帶來了挑戰。

第二個,一切變量還在加速變。加速變對我們傳統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或者說我們發現,源于我們的商業模式、源于我們變化運行的效率可能跟不上目前變化的速度或者說你所需要的彈性,甚至于說有一些能力是你可能原來不具備的,你要考慮怎么去獲能。

當前的挑戰來自于我們的變化,但是未來的機會更加可以期待。我認為我們是在有序地構建這方面的核心競爭力,以及我們像全球市場也會考慮怎么樣的發展和布局,這一系列都是我們新的選擇和新的機會,這一系列也都需要我們拿出我們的勇氣和行動。

愛馳汽車聯合創始人兼總裁付強:

大家現在看到更多是困難,我屬于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但很快,也就一兩個月以后,我就屬于坐著說話的了,今年年內可能全面轉化身份,因為愛馳汽車的產品今年要推出來,我們已經在這個局當中了。

可能我們還要再放大一點視角,我們談的是中國市場,我們在座的所有的中國汽車工業參與者也不僅僅是面對這個市場,如果我們在全球范圍內再爭取一些份額過來,可能這個機會對我們來講還是更大的,還是有一些可想象的空間。勇氣還是要放大視角來看,把坐標的尺度放大一點。

中國知名評論人石述思:

我相信趙教授(趙福全)非常直率的談了很多問題,并非今天市場中的弄潮兒,比如我身邊的李老師(李斌)靠勇氣能力解決的,“勇氣”的媽媽叫“智慧”,我希望未來更多有智慧的人,面對中國復雜的國情和汽車行業如此慘烈競爭的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樣態能夠帶領我們彎道超車,我是一個中國人,我希望我們能抓住這個機遇。

做企業有兩件事,一件事是頂層設計,做正確的事;另一件事是德魯克說的正確地做事,尊重顧客,提供優質的服務。希望我們新能源的時代、“新四化”的時代能夠賦能的同時,賦能我們中國普普通通的消費者,像我這樣,我們一起因為尊嚴而奮斗。

蔚來汽車董事長李斌:

從一個大的時間節點的角度來講,現在是汽車行業、能源行業,科技、互聯網為核心的、人工智能為核心的科技行業,三個行業一直在變,這三個行業對整個全球經濟格局的影響大家都非常清楚,非常非常深遠的影響。這三件事情在一起變的時候,我們原來說熟悉的這樣一個汽車的詞會發生非常多的變化,我覺得大家所有的參與這個過程中的參與者,不管是企業、還是研究的專家,我認為都是很有勇氣的。

經常有自媒體調侃我們,是梁靜茹給你的勇氣賣那么貴的車嗎?我從三方面看勇氣這件事:一是創新的勇氣,真正的創新還是少;第二個是變革的勇氣,整個汽車產業今天很多是很深層次的變革;三是突破的勇氣,就是你到底給自己的標準設在哪兒?參與一個新的層面的競爭。

中國工程院院士楊裕生:

在補貼推動下純電動發展得比較快,尤其是長里程電動車,但長里程電動車違反了節能減排的初衷,必須考慮全周期的節能減排。插電式混合動力也有它的問題。這個車子上面是有兩套系統,現在有相當一部分人買了這個車之后,他不充電了,當燃油車使用。最后還是不節能減排。從怎么用好電池這個角度出發,我覺得增程式車,包括串聯混合這樣的車子,可以不充電,可以長距離行駛,而且它用全里程來衡量,它的節能減排是很明顯的。

我的希望是發動機和電動系統很好地融合,不斷提高技術水平。最近幾年有股風說傳統燃油車會停止銷售,我認為是錯誤的。燃油車可能會減少,但效率會不斷提高,如果和電動車結合起來,兩者優勢互補會更節能減排、更減少用戶負擔。

博世中國總裁陳玉東:

博世是最早做電芯和電池系統的傳統零部件集團,前兩年我們又放棄做電芯,這都是需要勇氣的。積極擁抱造車新勢力也需要勇氣,你也知道這些新興企業大部分會死掉。但是總歸有人要擁抱他們,扶著他們,他們成功了,我們也就成功了。

為什么擁抱新勢力企業呢?他們非常有勇氣,非常了不起,能做這件事情來使得我們汽車做出大的變革。小利我們也能得到,比如丁總的車投向市場,他單車銷售額遠遠大于我們平均在傳統車上的單車銷售額,這對我們來講是非常有利的,所以他的成功也帶來我們的成功。

在這個變革的時代,大家要擁抱這個變革。在這個變革時代,大家要積極支持變革。同時我們對今年的市場要有足夠的信心,我幾年前講中國在2800萬-3500萬輛之間會是一個頂峰。我相信在2030年,汽車的動力總成還會在2.0時代。

您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

    *

    半全场推荐